『相思不苦』

佛系更文,没有授权,请勿转载。
【海上月是天上月,心上人是梦里人……】

【喻黄/向哨/多cp】Safe & sound (39.5章)

*之前时间紧迫把决战那夜省掉了,在本子里给补了回来,想想还是也在这里发出来。本子精修了一下,感谢我亲爱的校对小姐姐星月月,这两天没少折磨她。(预售什么的还遥遥无期,慢慢来吧。)
*今天是小卢生日诶(我从来都是听别的小伙伴说了我才知道,也是惭愧。)小卢生日快乐呦。
*之前省了也是因为打斗戏比较千篇一律,各位小宝贝将就食用吧,么么扎。
*全文链接请走tag

Chapter 39.5 (决战)


黎明初晓,微露天光。地平线乍起的光亮一点一点浸润水色的天幕,将弥漫在林间虚无缥缈,还透着些许铅灰之色的雾霭镀染上一层血色。

天地复归混沌,人间始见光明。

这些粘湿清寒的雾气如万里浪涛翻滚起伏,升腾在林中将几人团团包围。朦胧的视野令原本就杀机四伏的战局更加变幻莫测了些。

距离波塞冬最近的叶修率先觉察到他的动作,一把揽过苏沐秋的腰带着他起跳,躲开波塞冬凶猛冲撞过来砸下的重拳。

拳头卷着狠厉的劲道直接扯碎了他们原本所在的大树,树干自树心向外不堪重负地爆裂而发出轰然炸响,无数粉尘木屑被扬洒到半空,同腾腾雾气融为一体。

被叶修带着凌空的苏沐秋也没闲着,趁滞空这么几秒的短暂时间,他自上方押枪飞射,变换成狙击枪的千机伞枪身还流动着银光,子弹出膛势如破竹,稳稳地同波塞冬周身坚固围绕着的,看似散乱的黑气粒子对撞。

无数粒子在子弹射入的瞬间就将这炽热滚烫的弹身包裹住,不断沿着弹道摩擦生阻削弱它的速度,竟是硬生生在子弹将要接近波塞冬身体的前一秒将它拦下。

子弹顺势坠落在地发出接二连三地啪嗒的清脆响声。

叶修这边刚皱着眉“啧”了一声,那边携着狂风气刃呼啸而来的子弹便破空而至,直接撕开了黑气粒子擦着波塞冬的肩膀穿透了他斜前方的树,又放倒了一棵。

瞬间消失在面前不见踪影的波塞冬让苏沐秋脸色大变,急忙大吼道:“闪开!”

话音刚落,周泽楷那边未见其人,冰霜黑气先至。

万没想到波塞冬竟能凭借子弹来势快速捕捉到自己方位的周泽楷急忙依言闪身,双枪不做迟疑地往后一抛,人就地后翻让到一侧,接过荒火和碎霜手腕一翻眼疾手快地进行了一个扇面散射。

连续的子弹像是离弦之箭,迅猛地划开雾气穿透波塞冬的黑色死气粒子,下一秒却被他有所感应地来回闪躲规避要害。

穿云自周泽楷头上站起,利爪探出在空中一划,顿时掀起一道风刃护盾层层包裹住周泽楷的同时也挥散了他周围的雾气,将面目狰狞正猛然冲向他挥拳的波塞冬暴露无遗。

周泽楷身体骤然紧绷,眸色清冷,侧了身子一把攥住波塞冬的手腕接上一个结实的膝顶,一招被躲便又起侧踢,拉开距离之后当即举枪速射,杀伤性极强的子弹在穿云加持下变成电光火蛇从碎霜的枪口喷射而出。一套华丽的动作打得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堪称铜墙铁壁的黑气粒子在周泽楷面前就变成了破铜烂铁,猛烈的攻势逼得波塞冬只能退,无可进。

周泽楷乘胜追击,却不料波塞冬骤然变了方向朝另外一侧喻文州的所在扑去,顿时一惊。

还不等周泽楷飞身上前,只听得“铮”地一声金属震颤的鸣响,空气粒子被这迎面而来的杀气骤然劈作两半,波塞冬立刻止住攻势闪身规避。

与此同时,及时赶到的周泽楷立马扯住喻文州带着他往后错了一步,堪堪避过了那势如破竹飞驰而来的长枪,劲气擦过喻文州的衣裳直接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血痕,所幸千钧一发却有惊无险。

只见钉在树上泛着寒光的却邪约有半数都埋入树中,叶修力道之猛,直教枪身在原地来回震颤。

波塞冬刚拔出却邪,自雾气中闪身而出的王杰希立刻一脚将长枪踢上半空。周泽楷立马反应迅速地踏树凌空,将却邪朝有苏沐秋向导素气味的方向踢了回去。

“走!”

周泽楷刚在空中翻了个漂亮的跟斗落了地,人便被喻文州拉扯着重新隐回这浓雾当中隐藏行踪。

失去目标的波塞冬面色一沉,强大的精神威压在一瞬间张开于无形,顿时撞上了喻文州和王杰希的精神域。

喻文州他们二人作为向导并没有属于自己的精神威压可以抵抗,五脏六腑在迎上敌方精神威压的一瞬间就被这骇人的压迫感挤作一团。血水不可避免地从唇边滑落,被喻文州一把抹掉,惨白着脸色开口道:“这样下去不行。我们看不见他,他却能通过向导素确认我们的方向。”

王杰希也轻咳了一口血,抿着嘴唇抬头看了一眼周泽楷,很快陷入沉思。

“周队,穿云借我一用。”

王杰希的声音在这雾气氤氲的白色世界当中格外沉着冷静,他上前走了一步,精神触梢很快便和通道大敞的周泽楷相连,霎时间无形的风自王杰希脚下生出,带着所向披靡万夫莫开的强劲力道,骤然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卷着雾气高速旋转的白色气旋。

风声咆哮着鼓荡衣衫猎猎作响,发丝在这狂躁的烈风当中凌乱,露出王杰希凝神的眼眸。

他的右手缓缓高举,腾滚的风很快顺着他利落挥下的手臂化作一把利剑劈落,气势恢宏。

气浪以王不留行为中心刹那间扩散到方圆几里,树叶被迫拉扯而脱离枝杈,树身摇摆无依发出沙沙响声。浓雾被这风凶猛地推开,顿时雾消云散,视野开阔。

“漂亮!王大眼儿等回去哥给你记一等功啊。”

叶修抓着却邪,枪尖在地上猛地发出尖锐的摩擦声,眸色一凝骤然发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精准无比地朝波塞冬的心脏刺去,嘴上却毫不吝啬地夸奖了一下王杰希,不出意外地换来王杰希一个嫌弃之意十足的冷哼。

“谁稀罕。”

苏沐秋见叶修被下属嫌弃的不得了,忍不住幸灾乐祸,一边嘲笑叶修这首席还是抓紧退了吧,一边按下千机伞的机括将狙击枪转为长矛,紧随叶修而上。

太久未见苏沐秋出手,他们几乎都快忘了这位能与叶修比肩而立的首席向导曾经是如何让他们大开眼界。

那如风一般敏捷矫健的身姿,如雷电一般出神入化的枪法,进则端雷霆万钧之势锐气难挡,退则挽枪画地若舞梨花,大起大落大开大合,和叶修两人一左一右在波塞冬周围来回穿梭自如,配合得天衣无缝竟好似双龙出水劈云斩月唯一狂字可说。

若说这世上还有能够跟得上叶修这般挥枪扫腿洒脱肆意却难以捕捉的节奏的人的话,那必定是苏沐秋无疑了。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双枪齐下,却邪和千机伞同时被拍落在地炸开繁花烁烁,烟尘滚滚弥散。

两个双S级的哨兵向导一上阵,喻文州和王杰希便有意识地退出精神威压的范围圈避免被波及,独余下周泽楷和穿云在远距离为他们两人支援。

一时之间密集飞射的弹雨,银光乍亮的枪花,混乱的战局看得人惊心动魄眼花缭乱。

秋木苏仰头长啸了一声,骤然张开血盆大口扑向波塞冬,一击扑空便重振旗鼓伺机再动。

波塞冬心知喻、王二人作为向导是他们五人中的短处,得了机会便会往喻文州他们这边攻击,精神威压不要钱似的往外扩散铺开,饶是苏沐秋、叶修二人也无法维持这样高强度威压下的快节奏攻势,疲态尽显。

长此以往,绝非良策。

喻文州皱着眉头想到这里,立马放下枪走到周泽楷身边低声说道:“周队,一会儿你让穿云加持风刃的时候范围大一些,我用索克去试试。”

周泽楷闻言分神看了喻文州一眼,眼中有些难言的担忧。

他辅助首席他们打了这么久,早就发现那团黑气即便被撕开也仅是瞬间有机可乘,如果让索克去注射毒液,只怕现身的下一秒就会被黑气粒子疯狂压缩。
而精神体受到的伤害将会无条件反馈到主体。

“周队,时间紧迫,任务要紧。不用太担心我,没事的。”

似乎知晓周泽楷的顾虑,喻文州的声音轻柔且带着让人说不出的安心。

和江逞强的时候说话语气一个样。

不知是不是因为想起自家向导来的缘故,周泽楷紧绷的面容松动了些,眼睛紧盯着远处那团黑气,低声开了口嘱咐喻文州道:“那你自己当心。”

“好。”

喻文州浅浅勾出一个笑容。

自从遇见少天之后,中央塔不少的人对他的态度似乎都有了转变。这种改变很细微,不仔细留意还真难以发觉。可一旦发觉,倒让喻文州有些说不出的开心来。

周泽楷示意喻文州准备好,自己绷紧了神经目光紧紧锁在和首席们缠斗的波塞冬身上,沉下了呼吸。

扳机在周泽楷发现破绽的一瞬间被猛扣下,飞射的子弹脱膛而出,周身包裹着气刃旋转形成的巨大涡流,在波塞冬的黑气之上钻出好大一个洞。

索克在波塞冬暴露皮肤的一瞬间显身在那处一口咬下,毒液被狠狠推进波塞冬的血液当中流窜,可它自己也在咬上波塞冬的下一秒被无数化作锋利刀刃的黑气粒子掩埋。利刃无情地刮碎它的翅膀,掰断了它的触角,刺穿了它的身子。

受到反伤的喻文州几乎在同时双目爬满红血丝喷出一口鲜血。

“文州!!”

苏沐秋见冰霜黑气支离破碎就知道是喻文州将波塞冬的精神屏障破除了,回头一看喻文州的样子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周泽楷知道时间紧迫,扶住面无血色的喻文州就急吼了一句:“快点!”

王杰希和叶修对视一眼立马召唤出各自的精神体,他们并非毫无准备,但为了达到最终目的却有着相当艰辛的探索过程。

装有Deicide Curse药物的注射针被五人同时装入早已备好的枪中射出,精准无比地穿透波塞冬的皮肉将红色药液推了进去。

预想当中的崩坏死亡却并没有发生。

波塞冬在中弹的一瞬间加剧暴走而狂化,黑色粒子再度缠绕回他的周身,比先前更加凶猛强烈的精神威压铺天盖地地张开,狂风大作化作滚滚气浪,死亡之气席卷大地,将他们五人尽数掀了出去。

如果连抹除哨兵向导存在的药物对于黑暗哨兵都无效的话。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能阻止得了这个人?

叶修艰难地顶着这强大的威压从地上爬了起来,自身的精神威压不断与波塞冬的对撞,脸色已是比一个死人还要难看。

没有。

叶修如是回答自己。

他神情依旧镇定自若,他的眼底是一片冰寒锐利,他侧头看了看头上鲜血如注同样吃力地爬起站到他身边的苏沐秋,那团冰寒才逐渐融化了些。

“沐秋,我们可能今天都要死这儿了。”

叶修在精神域说道,语气还带着些许洒脱的轻快。

将死之人,无所畏惧。

苏沐秋笑了笑,拉住叶修的手与他紧紧相握,身子无力地靠在用却邪支撑身体的叶修身上,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在叶修面前倒下去。

他没有精神威压,几乎是毫无招架之力地承受了这凌虐在身体和精神之上的风暴。

“那又怎么,反正有我陪你。”

苏沐秋忽然头一歪靠到叶修肩膀上闭上了眼睛,在精神域叹息道:“可惜了,我还想跟你在一起久一点。再久一点。”

叶修下意识抚上苏沐秋的侧脸轻声问道:“多久算久?一辈子好不好啊?”

无人应答,叶修凝视着面前疯狂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的黄沙与狂风,红了眼眶。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叶修都出现了幻觉,他竟看见眼前肆虐的风沙有渐弱的趋势,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想要看仔细一些,才听见精神域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

“好啊。”

—————————————————————

评论 ( 17 )
热度 ( 173 )

© 『相思不苦』 | Powered by LOFTER